警钟长鸣

警钟长鸣

利益一体 放纵司机当掮客 ——浙江省湖州市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葛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发布时间:2021-07-0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浏览: 70

葛伟,男,汉族,1964年1月出生,1981年12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入党,曾任浙江省长兴县吕山乡党委书记,长兴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浙江省湖州市太湖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湖州市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兼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湖州市政协党组成员、副主席。

2019年10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葛伟被浙江省纪委监委依法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4月,葛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0年6月,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金华市人民检察院以葛伟涉嫌受贿罪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21年2月,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葛伟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宣判后,葛伟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2月5日,随着法槌敲响,浙江省湖州市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葛伟受贿一案落下帷幕。

机关算尽太聪明。两年前,当得知自己可能被查,葛伟想尽办法、抓紧时间挥霍权力,上演离开太湖旅游度假区前最后的疯狂——把之前承诺给某企业的优惠条件落实成书面协议,心里想着以后有机会,还要以此向该企业兑现好处。

算盘打好了。然而这一次,却只落了个空!

“权力变成了我谋取私利的工具,还生怕过期作废,千方百计想要做到利益最大化,贪欲之心一览无余。”理想信念坍塌,在疯狂逐利中腐化堕落,葛伟亲清不分,将度假区当成“自留地”“钱袋子”,一步步作茧自缚……

政商关系不清不楚,攀比阔气甘被围猎

“什么都要讲究一点、有面子一点、拿得出手一点。”葛伟的蜕化变质,从吃喝玩乐比阔气开始,渐渐突破思想防线,进而价值取向出现严重偏差。

1981年参加工作后,葛伟从长兴县小浦镇财税所专管员起步,仕途一路顺利,先后在长兴县乡镇、县级机关担任主要负责人。

2006年12月,因工作能力突出,葛伟再次受到组织重用,到湖州市太湖旅游度假区任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副主任,分管投资等工作。

此后,嗅觉灵敏的商人老板们接踵而至,各式宴请杯盏交错,各种阿谀奉承恭维不断,在“糖衣炮弹”的攻势下,葛伟没能抵住诱惑、守住底线,很快与商人老板们打成一片。

相携出入高档场所,变换花样吃喝玩乐,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让葛伟耽于享乐,甚至把老板们当作好兄弟,将他们的消费习惯、物质条件作为生活的参照标准。

思想上松一寸,行动上就会散一尺。这句话,很快在葛伟身上得到印证。

2008年下半年,长兴县某化纤公司老板孙某为了感谢葛伟之前对他生意上的帮助,并为谋求其今后能继续给予关照支持,一次性送给已离开长兴县两年的葛伟50万元现金。

第一次收受这么多钱,葛伟是紧张、害怕的。但很快,葛伟不坚定的理想信念就在贪欲面前败下阵来,“我以为离开长兴已经两年了,现在也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又是现金,就收下了。”

初尝甜头的葛伟内心是不安的,这笔钱在他手上放了近一年都没敢拿出来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见没出什么问题,他的警惕心慢慢放下,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在太湖旅游度假区工作期间,葛伟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了度假区最大的两个项目。内心膨胀的葛伟认为这两个项目都是他的功劳,并将度假区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私人财产”。

在贪念的驱使下,葛伟罔顾纪法,突破行为底线,利用负责项目的机会疯狂敛财。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其个人受贿的1600余万元中,半数以上来自这两个项目的投资商郑某。

2009年12月,郑某的一个项目到了推进的关键阶段,为获得葛伟帮助,郑某送给他某银行的股份30万股。这笔银行干股,让葛伟在之后几年时间里,陆续以股份分红和转让款的形式,获得了235万余元好处费。在葛伟的站台加持下,郑某的项目很快得以推进。

一来二往间,郑某对葛伟的围猎开始渗透到其生活的方方面面。两人一起出国考察,郑某送上美元“聊表心意”;葛伟要买房,郑某将自己公司开发的一套样板房低价出售给他;葛伟要装修房子,郑某不仅为他购买大量高档装修材料,还承担了装修费用90.5万元。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实际上就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葛伟对此亦心知肚明。

据葛伟供述,在服务项目中以权谋私,通过低价购房收受贿赂,也是其权钱交易常用的隐秘手段。

2011年,葛伟利用担任太湖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兼任主任的职务便利,为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建设项目上提供帮助。同年12月,葛伟购入了该公司开发的一处房产,通过两次向该公司负责人打招呼要优惠的方式,变相收受好处。2016年10月,他又如法炮制,以“优惠价”买下了该公司开发的另一处房产……

随着职位提升、权力增大,葛伟私欲蒙心,贪婪膨胀,将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成以权谋私的筹码,当作个人发财的工具,心甘情愿落入围猎者的陷阱中。

“贴心”司机牵线搭桥,受贿千万一损俱损

上梁不正下梁歪。葛伟唯我独尊、作风霸道,为他服务的驾驶员叶丽智,也渐渐狐假虎威、仗势敛财。

“这个司机的‘本事’很大。”据办案人员介绍,葛伟受贿的1606万余元中,有1024万余元系其伙同叶丽智共同收受。

葛伟在忏悔录中这样描述叶丽智:“长期给我开车,为人老实可靠,比较忠诚。我对他非常信任,把公事、私事,都很放心地交他去办理。”平日里的鞍前马后,让叶丽智对葛伟“台上”和“台下”的活动都了如指掌,两人形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利益共同体。

有一次,叶丽智提出自己也想要赚点钱,改善生活,葛伟不但没有严加批评,反而积极策划,帮助叶丽智一起“赚钱”。

看在葛伟的面子上,不少商人老板对“能吹得动耳边风”的叶丽智也多了几分“敬重”。

2011年下半年,时值太湖旅游度假区某项目公开招标,葛伟与叶丽智事先商定好,以叶丽智出面联系、葛伟幕后帮忙的方式与老板们促成合作。没过多久,70万元的“辛苦费”,不费吹灰之力就落入了二人的囊中。

消息不胫而走,此后,找叶丽智“攀关系”“拉路子”的人更多了起来。

2013年下半年,在为某公司项目工程款支付提供帮助后,叶丽智出面将葛伟一辆市价10.5万元的旧车以60万元高价出售给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2019年5月,在为某公司中标工程提供帮助后,叶丽智和葛伟收受该公司项目经理200万元好处费……利用葛伟的权力,两人陆续做了数笔交易,在共同收受的贿赂中,最高一笔高达330万元。

这样的“好生意”,让不少头脑灵活的掮客感到眼红,纷纷想要插一只脚、分一杯羹。

2016年下半年,湖州市水务集团城区分公司仁皇山片区营业所原负责人冯海川主动找到葛伟、叶丽智,请求二人为某公司承接土方工程提供帮助。在冯海川的提议下,叶丽智与请托公司负责人商定,按工程量的比例计算好处费,并通过冯海川的账户进行收取,以掩人耳目。这一笔交易使三人共收受好处费145万元,其中冯海川分得了28万元。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在湖州市耀西投资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刘斌的牵线搭桥下,叶丽智与葛伟又先后促成了某公司两桩项目的承揽。事成后,三人陆续收到该公司副总经理所送的好处费230万元,“中间人”刘斌分得了60万元。

在葛伟的纵容下,叶丽智愈发肆无忌惮,开始在葛伟不知情的情况下中饱私囊,以购买房屋资金不足为由,额外收受请托人财物共计140万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21年2月5日,叶丽智等人与葛伟一同站上了法院的被告席,随着法槌落下,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叶丽智以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刘斌、冯海川分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三年,并处相应罚金。真真切切上演了一出“一损俱损”的闹剧。

绞尽脑汁对抗组织,幡然悔悟来得太晚

一个人能否廉洁自律,最大的诱惑是自己,最难战胜的敌人也是自己。失去了理想信念,自觉内心空虚的葛伟,渐渐迷上了堕落腐化、骄奢淫逸的生活。

在美色诱惑下,葛伟心甘情愿为利益相关人大开方便之门。有的升职了,有的加薪了,有的“荷包”鼓了……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葛伟先后在岗位调动、待遇享受、工作安排、拆迁补偿等事项上,为她们提供帮助。

没有足够的政治定力,葛伟在金钱、美色面前败下阵来,底线全面失守,走上了一条玩火自焚、葬送前程的不归路。

据查,葛伟违反组织纪律,以妹妹的名义开设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但在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填报时,却隐瞒不报该账户持有巨额股票的情况;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通过投资入股某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获利56.5万元……

葛伟毫无党性原则,通过制造还款假象、转移涉案物品、与他人串供等方式掩盖问题,企图对抗组织审查调查。

2014年,省委巡视组进驻湖州巡视,葛伟整日忐忑不安,害怕从郑某处低价购房的事情败露。但他没有珍惜这次迷途知返的机会,而是选择掩盖真相,将房子原价卖给了郑某名下的公司。

然而,此时的葛伟早已无法回头,他心中有更多的欲壑需要用金钱填平。因此,当低价购买的房子还回郑某公司后,葛伟始终觉得自己有点“亏”。于是,在三年后的一个时机,葛伟假意向郑某抱怨起了自己的损失。“机敏”的郑某马上会了意,立即转给葛伟100万元。

担心留下痕迹的葛伟,又处心积虑地从郑某处拿了100万元现金,并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打到郑某账户,制造出该100万元已经归还的假象。

2019年10月,得知叶丽智被留置的消息后,葛伟惶惶不可终日,立即退还了部分违纪违法所得,并与老板们进行串供,统一口径。他还将这些年收受的部分违纪违法所得交由亲戚、朋友转移、隐匿,利用一切机会负隅顽抗,企图瞒天过海,掩盖自己受贿的事实。

但这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不论是“牢不可破”的攻守同盟,还是用金钱利益构筑的“信任桥梁”,都在党纪国法面前很快坍塌,所谓的“友谊”显得不堪一击。他们最终一起站上了被告席。

“我一次次把别人为我量身定做的利益输送,看成是自己的幸运和机遇,寻找种种借口,自我麻痹。”深入剖析葛伟案不难发现,葛伟千方百计地遮掩、隐瞒受贿事实,正是因为他不敢正视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反而选择小心翼翼地回避、掩盖问题,以致“毒瘤”越长越大,病入膏肓。

“悔不慎初,悔不慎独,悔忘初心,悔忘担当。”留置期间,在组织的教育感召下,葛伟终于能够勇敢地直面自己的过去,一点一滴地回忆、反省、忏悔自己思想和行为的蜕变过程。

但正如他自己所言,此时的幡然悔悟,已经来得太晚。

Copyright@2015 中共泰州职业技术学院纪律检查委员会 泰州职业技术学院纪委办公室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