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长鸣

警钟长鸣

被圈子套牢的人生——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张令平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发布时间:2020-10-12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浏览: 11

张令平,1962年7月出生,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曾任金昌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金昌市委副书记、市长,金昌市委书记,定西市委书记等职。2019年7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1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今年8月26日,兰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张令平受贿、滥用职权一案。庭审现场,张令平说:“我认罪认罚。我的一生走到今天是个悲剧,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母亲,能尽上几年孝道……”

  “张令平案的突出特点是,围绕着张令平这个‘圆心’,形成了一个个圈子,比如家人圈、商人圈,还有爱好圈、老乡圈,等等。这些圈子表面上看是正常的人伦情感和人际交往,但实质上是公私不分、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的畸形圈子。”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正是这些圈子,使张令平从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沦为腐败分子。

  这一个个圈子是如何形成的?圈子背后隐藏着哪些利益勾结?圈中人的教训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警示?

家人圈:一家三口、兄妹四人上演“全家腐”

  2015年,北京市朝阳区一套123.4平方米的房产办理了过户手续,过户双方为姑侄关系。这位姑姑不仅向侄子赠送房产,还赠送了一辆奥迪轿车,配套23万元停车位。这大方的姑姑和幸运的侄子,就是张令平的三妹和张令平的儿子。

  表面上看,一个大家庭亲密无间、有福同享,是令人艳羡的“全家富”。殊不知,揭开庐山真面目后才知道是“全家腐”。

  “张令平就像是一棵‘发财树’,靠着这个大树,夫唱妇随,父贪子占,兄妹一气。最终,一家三口和兄妹四人全部涉案。”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张令平是家里的老大,又是最有出息的一个,对妻儿、对三个妹妹非常“关照”,他的妻儿、妹妹对他也非常尊敬。“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有义务把家庭家族照顾好,只要是家人提出的要求他都答应,只要是能给家人带来利益的事他都干。家里人打着他的旗号、利用他的职权谋利,他先是默许,继而纵容,到最后甚至靠家人收钱收物、管钱管物。”

  张令平的三妹实际上就是他们家的管家。2011年至2015年,张令平和妻子多次将违纪违法所得的千余万元现金以及钻石、黄金、大量字画等,交由张令平的三妹保管。

  不仅如此,其三妹也替张令平揽事收钱。她曾受人请托,在告知张令平的情况下,多次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数百万元。

  “现在看来,他们彼此都将亲情用错了地方,亲情被亵渎,成了他们共同贪腐的黏合剂。”办案人员说。

  正常的亲情是温暖的,错位的亲情是悲戚的。张令平认为“亲情至上”,于是便有人围猎这种“亲情”,也有人挖空心思地攀附这种“亲情”,亲情成了他被围猎的突破口。

  2013年12月,张令平的父亲生病住院,有一个勤快的男子每天端茶送饭、陪床聊天,从未间断。这个人是张令平妹妹的同学,因为知道张令平很孝顺、重亲情,他便利用张令平父亲住院的机会来接近张令平。

  他的这一招还真得逞了。

  “他在那陪夜,这对我来说是有些感动,我说这个小伙子还比较‘忠诚’啊。所以他提出来说想去搞项目,我也没含糊。”张令平说。

  为了“孝顺”到家,这名老板伺候完张令平的父亲,又去伺候张令平的母亲。有段时间,楼上楼下,每天背着张令平的母亲晒太阳。这种特殊的围猎方式抓住了软肋、击中了要害,张令平很快败下阵来。于是,这名老板轻轻松松拿到了政府主导的项目。

  靠围猎亲情打开门后,这名老板又向张令平大肆输送利益,前后送给张令平数百万元。在这种双重围猎下,他还在金昌和定西两地的土地转让审批、协调供销业务等方面得到了张令平的“关照”。

商人圈:称兄道弟只为个人私利

  和许多严重违纪违法者一样,张令平也被商人紧紧包围着。他与这些不法商人交往多年、关系密切、感情深厚,甚至把他们视为自家兄弟,为了所谓的兄弟感情,不惜出卖国家利益、满足个人私利。

  商人张某某,就是张令平商人兄弟中的一个。

  “实际上他哥是我的老部下,他平时就叫大哥大哥的,我当了金昌市市长,叫得更亲了。”张令平说。

  当然,哥哥不能白当,弟弟也不会白做。

  张令平为这个弟弟在获得有关项目政府补贴、投资等方面提供帮助。为了回报张令平,这个弟弟不仅多次给他送上钱物,还让他以家人名义投资入股他新开办的公司。但这家新公司很快倒闭了,张某某不仅归还了股份,还以投资补偿的名义送给张令平100万元。

  张令平另一个“有本事”的小兄弟黄某,是他交往时间最长、收受钱款最多的一个商人。

  “一年过来拜年的时候给你提100万,这样提来提去10年,1000多万元现金,包括一些贵重物品啊,整个加起来得一千两三百万,这是最大的一个。”张令平忏悔说,“老觉得这人挺有本事,这也是吸引我的一个主要原因吧,所以打交道的过程中没有界限了。”

  表面上的兄弟感情,暗地里的利益交易。有了利益的遮盖,张令平压根没有考虑过,也没有调查过,他的这位兄弟究竟在干什么。据调查,黄某因涉嫌违规违法经营,侵占、诈骗,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张令平把社会关系亲情化,把亲情关系利益化,混淆了公与私的界线,以公为私,损公肥私,表面上是亲情至上,本质上却是个人利益至上。”办案人员说。

爱好圈:变了味的兴趣爱好

  “字画书记”,是群众对张令平的称呼。之所以如此,在于其对字画的“偏爱”。不过,如此高雅之好,在沾染了权力和利益之后,变了味道——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为了挤进张令平的圈子,便投其所好,把一幅幅字画当做“敲门砖”。

  经查,张令平共收受党员干部、商人老板等所送的名贵书画40余幅,有的一幅几万元,有的一幅则高达几十万元。

  “张令平的另外一个雅好是收藏石头、文玩,这同样也成为他被围猎的一个突破口。”审查调查人员说,不仅如此,就连正常的体育运动也被张令平当成了搞权钱交易的方式。

  张令平爱打乒乓球,这是他坚持了多年的爱好。但久而久之,这一健康的运动变了味、走了样,成了他的另一个圈子。

  张令平回忆说:“实际他们打得都一般,陪打球嘛,主要是借着这个爱好接近我、搞好关系,有什么事给他照顾,比到办公室找我强啊。”

  张令平有一个球友,两人在一块打了20多年的球。他介绍的一名老板在球馆里给张令平送了几十万元,获得相关土地使用权,并开发了房地产项目。

  “有的球友,打完球走的时候就提两件衬衣,往张令平车上一放。张令平一看是衬衣,实际上里面放上了5万元、10万元的现金。”审查调查人员说,张令平的“球友圈”分内圈和外圈两种,张令平和内圈的球友比较亲密,遇到事情就和他们边打球边商量;对外圈的球友则不太信任,他们只能远远地帮着捡球,在他们商量事情的时候也不能靠近。

  “你说没爱好也不行,但是要把尺度把握好,特别是你不能带到交往中去,这是我的一个教训吧。”张令平反思道,回顾自己的人生轨迹,他对父母不可谓不孝顺、对姊妹不可谓不呵护、对朋友不可谓不关照,但正是这些被他用错了的感情、畸形变味的圈子,最终将他推向了贪腐深渊。



Copyright@2015 中共泰州职业技术学院纪律检查委员会 泰州职业技术学院纪委办公室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