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风采

一勤天下无难事
    发布时间:2018-05-31    来源:大丰区纪委监委    浏览: 1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的苏北农村,在我童年的时候,那时的农村还属于“大集体”时代,播种、收获等农活都是生产队里大伙一起上,效率低、收成少,当时,吃饭还是个问题,人们日常充饥的食物主要是玉米、红薯、胡萝卜等杂粮,田里种出来的水稻是上等粮品,平时根本吃不到,只有逢年过节或是家里来了客人才能适量地吃一点。但我的父亲、母亲很勤劳、能吃苦,他们在集体劳动的间隙,利用休息时间去割猪草、做猪食,精心侍弄属于自家的那点小菜地,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但父亲、母亲没有让一家人饿过肚子。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俗称“大包干”,劳动效率有了一定的提高,不过我们那儿人多地少,平均分到每户家庭的土地不多,如果只是耕种属于自家的那点承包地,生活还是比较拮据的。在我印象中,父母整日劳碌着,除了种地,还养猪、养蚕、养兔、养蜜蜂,日子虽然不算富裕,但这一份勤劳让我们一家过上了相对温饱的生活,每逢春节父母常能为我们兄妹换套新衣服,我和妹妹也从来没有为学费、生活费而发过愁,这相对于父母年幼时的境况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如今,我和妹妹都已成家立业,过上了小康生活,除了感谢党的政策,更得感谢父母的勤劳。勤劳,是父母那一辈人共有的品格,更是留给我们后生晚辈的宝贵财富,特别是父亲的身教,对我的影响是深远而持久的。

  我的父亲一直生活在农村,他初中毕业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盐城师范学校,但由于当时的家境实在窘迫,爷爷奶奶没有能力供父亲继续上学,父亲与教师这一职业失之交臂。不过后来,由于父亲有文化,被推荐做了村里唯一的赤脚兽医,负责全村500多户家庭以及各个生产队所养牲畜的医疗、防疫工作。由于当时村里几乎家家都养猪、养羊,所以父亲总是特别忙,不是这家的猪要阉割,就是那家的羊需打针,我家常常门庭若市,找父亲的人络绎不绝,父亲常常是去了张家前脚刚回到家,李家又有人上门来了,那时没有电话预约,父亲都是骑着一辆破旧的老式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一天骑行至少几十公里,难得有闲下来的日子。另外自家的一些重的农活,母亲做不动的,还需要父亲抽空去做,所以在我印象中,我们家早上第一个起床的是父亲,最后一个回家的也是父亲。就这样,父亲在村里一干就是40多年,没有节假日。父亲的兢兢业业、辛勤付出也得到了领导的肯定和村民的好评,他多次被镇里、县里评为先进工作者,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如今父亲已年近古稀,早过了应该退休的年龄,但因为父亲只是一个乡村的赤脚医生,没有正式编制,所以现在也只能拿到国家每月几百元的补助金。由于没有年轻人留在村里做兽医,因此父亲还干着村里的兽医工作,继续为村里的几个养猪大户做好服务。前几年父亲在村里开了一间卖饲料的小店,早出晚归,还常常要送货上门,每天都很辛苦。我和妹妹常常劝父亲不要再那么辛劳,少干一些,要注意身体,但他是个闲不住的人,说这样才充实,其实我们知道他只是为了增加收入,补贴家用,减轻我们儿女的负担。小时候,我们体会不深,现在我们也都是有儿女的人了,才深深感到父母的不易。

  如果说父亲是在用他的实际行动给我们树立勤劳的榜样,母亲则常是通过言语教育我们。母亲只上过几年学,文化不算高,但她常告诉我“一勤天下无难事”,不能做“二流子”(“二流子”在农村指“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人),否则别人会瞧不起。小时候,父母下地干活,会给我和妹妹安排一些家务活。比如,打扫卫生、做饭、挑猪草等等,我们不想干,母亲就说“一勤天下无难事”,只要你勤快了,这些事一会儿就干完了;上学时,母亲又对我们说“一勤天下无难事”,只要你勤奋,肯用功,考一百分不是问题。母亲是睿智的,任务完成了,她就夸我懂事能干。于是,母亲安排的每项家务活我都能一一做好;在学校,常常别人还在睡梦中,我已经在灯下开始了一天的学习。这些带给我的影响也是深远的,干家务活使我养成了勤劳的好习惯,刻苦学习让我在初中毕业时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师范学校,成了我们生产队里第一个通过求学跳出“农门”的人,既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算是完成了父亲的夙愿,真的是“一勤天下无难事”。

  如今,虽然我已离开了农村,不过,无论在那儿,“一勤天下无难事”的家训我都将继续传承下去,直到永远!(丁绍辉)


Copyright@2015 中共泰州职业技术学院纪律检查委员会 泰州职业技术学院监察审计处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